您好,欢迎您来到南阳市第三人民医院官方网站

预约方式
当前位置:首页 > 天使风采
我不生了,我要剖

记得那是2018年7月的一天下午,我刚接完班就听到503病房传来一阵吵嚷声,我赶紧跑过去一看,原来是产妇刘楠在床上疼的大喊大叫:“老公 我不生了,我不生了,我受不了了,我要剖,快给我剖了。”

“好,我现在就去找医生,我们现在就剖。”刘楠的丈夫在旁边着急的手足无措。正好主任也听到叫喊声过来了,她仔细地给刘楠做了相关的检查,发现产妇宫缩正常、产程进展顺利、估计胎儿体重在3公斤左右,无产科合并症、头盆不称等剖宫产指征。


QQ图片20181225111933.png


“产妇现在的情况都很正常,目前还没有做手术的必要”主任耐心细致的跟产妇解释,“尽量试着生,因为顺产有出血少、恢复快、新生儿适应性强等优势,剖宫产可能会发生一系列的并发症,比如术后血栓形成、术中出血等”“为啥不给我们剖,要是生不出来,不是还得剖吗?我们不愿意试,谁要是让我老婆受二茬罪,我跟她没完。”还没等主任说完,产妇的爱人就在一旁不耐烦的大喊。

像这样的年轻孕产妇越来越多,孕期健康教育也越来越重要。他们的不理解、指责、甚至谩骂,都是因为孕产知识的缺乏,错误的认识和心理的恐惧。

我轻轻地走过去一边按摩产妇的腰部,一边对她爱人说:“她疼的时候你可以这样按摩按摩会感觉好受一些。来,你来试试。”产妇的爱人半信半疑的跟着我做他按摩了一会儿产妇疼痛明显缓解了很多“是的,好像感觉好一些了。”刘楠说。我找来了几首刘楠喜欢的、抒情的轻音乐开始播放。终于,产妇平静了下来。




主任经常告诉我们,初产妇对分娩方式的选择存在误区,缺乏经验,我们一定要严密观察,多沟通解释,发现问题一定要立即处理。当我从病房出来的时候 主任微笑着冲我竖了个大拇指。

在宫口开到5公分左右的一次胎心监测过程中,发现了频发的胎心加速,我急忙告知医生。我们一边积极纠正胎心,一边打电话通知主任,主治医生找家属沟通,谈话签字,家属一听胎心出现了问题,一脸的气愤,一边签字,一边骂骂咧咧的说:“要是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没完。”

此时,我们的心里沉甸甸的,分娩过程中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作为医务人员谁都希望产程顺利,但分娩是人类和自然界对胎儿最后的考验,也可以称为怀胎十月的最后一次自然选择。谁又能完全保证呢?

但是面对这种不理解、气势汹汹和怒目相对,我们虽然觉得很委屈,但作为医护人员,我们依然耐心、细致地做好每一个环节。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主任、值班医生和我谁都没有因为那句“我跟你们没完”而有心理负担,我们一直陪伴她左右,耐心的指导产妇如何放松自己,如何用力,如何配合医生 。



经过漫长的几个小时的努力,孩子终于平安降生了,母子平安。你们辛苦了,刚刚我的情绪有点激动,对你们不信任,说话不好听,你们别介意”。听了家属简单的几句话,我觉得所有的委屈一下子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满的信心和前进的动力。产科的工作是苦、脏、累了些,但是付出了总有回报,听着婴儿的啼哭化作华美的乐章,看到一个又一个幸福的家庭从这里走出去,我感到无比的自豪。



上一篇:【人文】战胜肿瘤生命美好 下一篇:做一个温暖的护士——我心中的“人文医学”